【生活有意思】比疏于防范更可怕的是猥琐 - 图片心情日记
  • 【生活有意思】比疏于防范更可怕的是猥琐
    更新: 2020-09-11

    比疏于防范更可怕的是猥琐 —— 从“民警校园开车搭讪,四名女大学生上车”说开去

    近期,年轻女子因疏于防范而导致失联的事件频繁发生,社会各方均呼吁年轻女子应提高警惕,加强安全防范意识。

    南京警方就在大学城里安排了一次测试,一名民警驾驶一辆迈腾,以找不到路为由搭讪女学生,要求对方上车带路。结果,五名女生中有四人上了陌生人的车。其中两人是校内上车,事后表示当时是白天,又是校内,而且民警不像坏人,于是上车带路。另外两人则是校外上车,带路的同时顺便蹭车,其中一人还表示遇到危险可跳车。

    消息一出,便成网络热点,许多人认为女学生确实疏于防范,至于“遇到危险可跳车”一说更是幼稚。这些本都属于正常的探讨范围,可看看网上的评论,许多人将之扯到了“女学生拜金”的角度,认为现在的女孩子贪慕虚荣又没有智商,不自尊自爱,认为如果民警开个法拉利,女生绝对会主动来搭讪。还有更猥琐的,将“上车”等同于“上床”,认为女学生轻易上车,就是奔着上床去的。甚至有许多大V也加入了这个战队,尽情嘲弄上车的女生,还发出“连迈腾都上,档次太低了”之类的感叹。

    我不知道那几个上车的女生看到这些评论时会是什么心情。也许她们确实有幼稚天真的一面,也许她们确实不知世间险恶,但她们在那一刻选择上车,无非是为了给对方指路,再加上一点蹭车的小心思。这些猥琐到了极点的评论,是不是会让她们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更大恶意?

    这是一种男权社会的猥琐,毫不顾忌地运用下三滥的思维和言论攻击女性,动辄扯到性与生殖器,或上升到所谓的“钱色交易”。有人以如今的社会风气为理由搪塞,拿出郭美美和各种炫富嫩模作为女人堕落的佐证,仿佛这些堕落女子身边没有男人一样。殊不知,恰恰是这个把女人当成权力、财富象征的男权社会制造了她们。

    从某种意义而言,这种男权社会的猥琐与加害年轻女子的凶徒同样可怕,二者都可以轻易摧毁一个人对真善美的渴望,对“乐于助人”等传统美德的追求,区别无非是前者杀人于无形罢了。退一步说,即使女生选择上车真的有虚荣心作祟的成分,或者喜欢民警的外形,有艳遇的想法,就能代表如今的女生都拜金、都贪慕虚荣吗?

    何况,这个调查本身的取样就有很大问题。它仅仅选择了五个样本,而且地点集中于大学城,其中两例还是校园内。以此得出“女大学生防范意识薄弱”的结论,在社会学角度就站不住脚。

    这让我想起此前一个关于“豪车夜店搭讪”的调查,有人竟然据此得出“中国女人拜金”的结论,亦无逻辑可循。而且,这类测试往往已经预设立场,通过立场得出调查结果,同样为社会学所不取。至于以女学生的信任换取自己想要的结论,又跟“钓鱼执法”有什么区别?

    还有许多人尽管没用猥琐思维衡量女学生的行为,但仍以高智商者自居,认为“只要是个正常人,就不会上陌生人的车”,进而得出“现在的女大学生都是白痴”的结论。

    这让我立刻想到自己曾经历的一件小事——几个月前,我在欧洲自驾游,途经一个捷克小镇,因为找不到目的地而向路边一个坐在家门口的女子问路。对方的英语不太好,小镇道路又复杂,她见说不清楚,直接上了我的车,一路带路。行至中途,她错指了一条单行线,我并未驶入,在路口见到单行标志便已停下,其实并未受到影响,但她仍是满满的歉意,之后每次开口都以“SORRY”开头。带我到目的地后,她下车时仍不忘道歉,然后飘然离去,道路不近,她回家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    还有一次,我在台南游玩,晚上在街上闲逛,向街边一个女子问路时,她不但详细为我指路,还表示若我方便,可以等她几分钟,她拿到外卖便当后就开车送我过去。我觉得路途不远,又想多多感受台南街头气氛,便谢绝了,但至今仍记得她的友善。

    无独有偶,我的一位女同事也跟我提及她在澳洲留学时的经历。她在塔斯马尼亚旅行时,途中搭乘一辆十五座的面包车。因为路程不近,又仅有她和司机两人,起初还颇为不安。但司机十分客气,看她带着相机,就说有啥想拍的景色可以随时喊停车。到了中途一个小镇,司机还主动为她讲解镇里房子的来历、雕塑和桥梁的历史,还带她去一个百年历史的面包作坊吃东西,据他说那是宫崎骏的《魔女宅急便》里的面包屋原型。到达目的地后,司机还问是否需要他带着在市内兜一下。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,同事不小心将苹果汁洒在了座椅上,尽管没有颜色看不出来,同事还是主动告诉了对方,对方没有生气,更没让同事赔偿,而是开心并感激地说“谢谢你告诉我”。

   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,有我亲身经历过的,也有朋友经历过的。可是,在我们身处的国度,上陌生人的车成了脑子缺根弦的自杀行为。

    因此,我特别感慨于微博上的一句评论:“在中国,信任都被当成反面教材。”还有人说:“在任何正常的时代,她们的行为都是正面的,但这个时代例外。”而且,她们迎来的不仅仅是批评,甚至还有嘲笑和羞辱,这更让我感到寒意,为这个社会的纷乱、寡信、不安,还有某些人的极度猥琐。

    我并不反对女学生应该提高防范意识,但如果将女性频繁失联遇害归咎于女性自身的防范意识弱,那实在是推卸责任。我们更应该想想: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缺乏信任,如此缺乏安全感,为什么帮忙指路都成了被嘲笑的行为?如果我们强调的自我保护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那么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埋怨这个社会的冷漠?

    但愿,那四个坐上迈腾的女学生,以后能在提高防范意识的同时,保持着对这个社会的善意。也但愿,那些动辄把“上车”等同于“上床”的猥琐言论越来越少。
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